岩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衣旧翻新带火成衣铺能否催醒地产服装上档次

发布时间:2020-12-25 01:25:02 阅读: 来源:岩棉厂家

» 服装资讯 » 服装市场 » 国内新闻 » 衣旧翻新带火成衣铺能否催醒地产服装上档次衣旧翻新带火成衣铺能否催醒地产服装上档次 日期:2010-12-15 潮流指数:508 编辑:品牌服饰 据中国纺织工业协会统计显示,今年上半年,规模以上纺织企业的加薪幅度高达14%,珠三角、长三角的企业提薪幅度甚至达到20%——这一消息对于一些从业人是喜讯,而对于需要穿衣置装的百姓大众来说,意味着涨价。因为为了保证一定的利润率,服装企业提高产品出厂价就成了主要手段之一,这一点从哈尔滨市入冬以来服装价格的涨势就可见一斑。寒冬中,御寒用棉衣、羽绒服价格已是今非昔比。 一吨鸭绒价格 三年涨了300%记者采访于洪岩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于洪岩,她说,她在服装行业中摸爬滚打10余年,价格有涨有跌倒是常发生的现象,但像今年幅度这么大的涨价很罕见。今年7月冬装订货时,国内最大的羽绒服制造商波司登就宣布,羽绒服售价上调,平均涨幅在15%左右。于洪岩说,从他们自身的经营上看,今年羽绒服、棉服涨价主要涨在两方面,首要因素就是棉花、鸭绒等原材料成本上涨。其次是劳动力价格的上涨。于洪岩给记者算了一笔账:2008年一吨鸭绒的价格约8万元,而去年的价格是一吨16万元,而今年一吨鸭绒涨到24万元,三年内鸭绒飙升到价格的300%。通常一件羽绒服的充绒量在100克左右,粗略算一下,一件羽绒服仅鸭绒一项较之去年多出16元。而棉花的价格今年较之去年也是翻了一番。去年一吨棉花价格在12500元左右,而今年价格就达到了一吨26000元。棉花涨价,也带动了化纤等其他面料原材料的价格上涨,还有一些像拉链这样的辅料也在涨价,经过估算,辅料也上涨了15%。于洪岩告诉记者,今年,从建筑业到餐饮业,劳动力涨价是普遍现象,服装业也不例外,眼下是服装季,工人工资在不断上涨,也增加了成衣制作的成本。这样一来,每件衣服的成本比去年同期增长近20%。几年前,张凤琴从哈市的一家服装厂下岗了。为了生活,凭着自己会裁剪的手艺,找了两个手工工人,四处收活儿做服装。从11月开始,张凤琴到哈西服装城进布料的时候,她发现,今年棉花、布匹等价涨得有些让她不知所措了:“我一般是三四天去进些棉花、布料等,每次去,这些东西价格都是在涨。去年羊绒面料价格在一二百元一米,今年一般都在三四百元,好一点的价格更高一些。尤其感觉棉花价涨得最频,涨幅也最大。”张凤琴说,去年用好一点的棉花做一条棉裤,一般费用在70元左右,今年就涨到了90元,一斤棉花涨四五元。棉花价格涨了,做工的价也涨了。现在做一条普通的西裤,原来手工费也就20元,现在涨到40元,要不人家做手工的不给你做。涨价催生量身改装和订做生意这几天,位于哈尔滨市道外北十五道街上的玲玲服装店很是忙碌,不到9平方米的店面里,四处堆放着收上来的活儿。服装店的老板娘刘玲玲说,今年进入11月以来,到店里来改呢子大衣、羽绒服的顾客增多起来,每天忙到晚上十一二点是常事。这段时间,刘玲玲经常被老顾客邀请到一些大商场去看服装样式,然后根据样式、质地再为顾客设计符合个性的服装。“也别说老百姓来改造旧衣服的人多,今年衣服也是价格太高了,面料一般样式也不咋复杂的衣服,都上千元。”刘玲玲说。如今到她店里来做衣服的人很多,一些服出活日期都排到了明年一月底了。刘玲玲笑着说:“往年生意可没有这么好。” 前些日子,在一家省直机关工作的王玉,想给自己添置一件新羽绒服。朋友介绍说可将旧款羽绒服进行翻新,还有很多新样式选择,王玉决定尝试一下。11月末,王玉就把自己以前买的旧款羽绒服拿到道外十六道街的远东服装城,在一家专门翻新旧羽绒服的商铺进行翻新。十天之后,王玉花了百十元钱,就拿到样式新颖的一件“新”羽绒服。这家商铺的老板王虹说,做羽绒服翻新已经有好几个年头了,今年入冬以来,来翻新旧款羽绒服的顾客特别多。翻新一件短款羽绒服,根据外层面料的不同,价位从120元至200元不等;翻新长款羽绒服,花销从200元至260元不等。如果是订做全新的羽绒服,包括面料、鸭绒和拉锁、装饰等辅料,从300元至700元不等。去年翻新一件中款羽绒服,时间也就是一周左右,今年因为活儿多,取衣时间都得向后延长三四天。虽然翻新羽绒服涨价了,但是不少顾客觉得和涨幅较高的新款羽绒服相比,还是很合适。记者采访时,正遇到来店里取货的冯丽,她本人在玛克威商厦批发服装。她说:“我今年没敢买新的冬装,直接将家人的旧衣服拿来翻新。”冯丽说,翻新两件旧衣服的价格是400元,比商场里买一件新的羽绒服价格便宜一半还多,样式也不错,还能废物利用,很环保,一举多得。订做羽绒服可以自选面料、颜色、款式和厚度,能突显消费者的个性,因此也吸引了不少时尚的年轻人。“我在商场看上了一款2000多元的羽绒服,不喜欢那个颜色。就用相机拍下来,选择自己喜欢的颜色,把照片给了一家服装店,做完成衣后,价格才是商场里的四分之一!”在哈市一家电信公司上班的姜颖对自己的做法比较得意。 冰城人爱穿怎奈地产没优势哈尔滨人爱穿敢穿在国内是出了名的,然而,哈尔滨的服装市场找不到地产货。价高价低,都要听命于服装产地的风生水起。有业内人士指出,这些年哈尔滨市一些国有服装厂倒闭,私营服装成衣没有创出知名品牌,导致成衣业发展比较落后。近几年,只在哈西地区周围形成了一些作坊式的服装店,没有成型的服装厂和设计人才,成衣几乎都是从外地运进本埠,无疑增加了市民的生活成本。“我省的养殖业一直发展不错,有关部门应该考虑如何利用这个优势,发展鹅绒、鸭绒的深加工企业。做成衣满足本省人民的需求。”哈尔滨市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曾燕南说,面对价格上涨,百姓要理智看待,政府部门正在想各种办法抑制物价的过快上涨。现在经济研究所就有关如何应对价格上涨问题,正在形成调研报告,准备在12月底送交给政府部门。希望政府能根据报告内容,制订出符合本埠发展的中远期价格调控体系,以减轻生活成本增大给百姓带来的压力。

拉萨市肝气虚医院

石家庄市绒毛膜癌医院

四川省肺性肥大医院

重庆市卵巢非上皮性肿瘤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