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七年设局天使大哥刘晓人拆东墙补西墙

发布时间:2020-03-11 12:47:24 阅读: 来源:岩棉厂家

七年设局 “天使大哥”刘晓人拆东墙补西墙转载创业邦导语: 警方调查发现,2006年7月至今,红鼎创投创始人刘晓人非法集资数亿元无力偿还5月4日下午,天使大哥刘晓人独自一人踏进浙江省德清县公安局经侦大队的大门,向警方坦白说,&ldq

警方调查发现,2006年7月至今,红鼎创投创始人刘晓人非法集资数亿元无力偿还

5月4日下午,天使大哥刘晓人独自一人踏进浙江省德清县公安局经侦大队的大门,向警方坦白说,我的红鼎创投公司集了很多资,资金量很大,我现在实在扛不下去了,我要自首!这个所谓的民间天使投资第一人,亲手揭开自己辛辛苦苦编制数年的集资骗局谜底,但这一骗局已将数以百计的投资人推入了万丈深渊之中。

■ 名词解释 天使基金

所谓天使基金就是专门投资于企业种子期、初创期的一种风险投资。因为它的作用主要是对萌生中的中小企业提供种子资金,是面目最慈祥的风险资金,帮助它们脱离苦海、摆脱死亡的危险,因而取得天使这样崇高的名称。天使基金在美国最为发达。通常天使基金更青睐具有高成长性的科技型项目即互联网。

从友人那里收到刘晓人已投案自首的短信时,德清县红韵坊茶楼老板孙剑感觉如同冰水浇身。当初刘晓人以创投公司的名义,朝他要了40万元,说要帮他购买一家名叫卧龙集团的企业的原始股,后来到了2008年年初,刘又说红鼎创投公司有个项目周转不开,又朝他要钱,他从亲戚熟人那里东拼西凑了370万给刘晓人。他当时怎么也没有料到,这位自己深信不疑的大哥,竟然会给他留下一枚如此苦涩的果子。

我这是自作孽,拖累了所有的亲戚朋友!6月13日见到记者时,孙剑坐在一楼茶座的一角,喃喃说道。他所处的这间豪华茶楼一度属于他,但现在已经抵押给他人,整个茶楼显得非常萧条,有苍蝇在茶座中乱飞。

410万元打了水漂,让孙剑的生活马上从小康陷入困顿,现在连儿子上小学的赞助费都交不起,供货商还会向他讨要货款。我已经好多天没有睡着觉了,他睁着布满血丝的眼睛说,整天晕晕乎乎的,要不是有老婆儿子,可能我早就疯了。

【发家】

曾是茶楼二当家

在普通人不知道创投为何物的情况下,打着红鼎创投的大旗,刘晓人开始以形形色色的项目名义对外四处募集资金,他也开始成了人们心目中的投资大亨

在别的投资人眼中,孙剑算得上是和刘晓人一条船上的人。2002年,他贷款130多万租下这座茶楼并且进行了装修,由于当时他还在交警队上班,没有工夫打理,于是就委托原来在德清县城金宇大酒店开过大堂吧的刘晓人来经营,自己做了一个甩手掌柜。

回忆刘晓人经营的头些年,孙剑评价:经营得有声有色,刘晓人后来甚至出资把上下四层的茶楼的一半产权买下。由于孙剑不怎么出面,因此一般人把红韵坊茶楼的主人当成了刘晓人。

根据刘晓人一位至亲的说法,刘的集资活动就是从这座茶楼开始的。刘晓人曾在家乡上柏镇做过舞厅和咖啡馆的生意,后来还倒腾鸡血石和根雕生意,但是生意做得很差,欠了不少钱,后来就去县城和别人一起开茶楼。

上述知情人表示,因为他装修要花几十万元,当时没有钱就四处借,先是月息一分,后来为了还旧债,又去借新债,利息也开始涨到三分四分,此后一发不可收拾。

在经营茶楼之前,做根雕生意的刘晓人在杭州武林广场参加根雕展的时候,认识了一名杭州记者,并和他熟悉起来,开始融入他们的朋友圈,就认识了项建标等IT圈子里的人,初中文化的刘晓人开始对网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孙剑回忆说,在茶楼经营了一段时间之后,刘晓人经常往杭州跑,过了不久就开始搞起一家青铜网络公司。这时候茶楼的生意也逐渐淡了下来,营业款的去向不知所终。

后来,被问起时,刘晓人回答,自己正在杭州办一家网络公司,现在正处于烧钱的阶段。他安抚孙剑,这个阶段过去后,公司就会上市,以后这些钱就会折成股份给你,到时候你就是这家公司的股东了。

刘晓人还时不时拿出这家公司的资料,还有一些媒体的报道以及一些政府要员的讲话给他看,使得孙剑的警惕心逐渐消除。

到了2005年的下半年,刘晓人伙同另外四个合伙人共同开设了红鼎创投公司。刘晓人的集资骗局开始急剧放大。在普通人不知道创投为何物的情况下,打着红鼎创投的大旗,刘晓人开始以形形色色项目的名义对外四处招徕资金,他也开始成了人们心目中的投资大亨。

刘晓人在媒体上的名气也一天天变大。几家媒体对刘晓人的专访中,他被称为草根天使第一人,后来某杂志又送了他一顶天使大哥的高帽,媒体的吹捧让孙剑对刘晓人的信任也一天天加深。

几年来他也根本不去管茶楼营业款的去向,红韵坊茶楼也渐渐变成了刘晓人的茶楼。刘晓人带来的投资人到茶楼喝茶也不用付钱,到最后红韵坊茶楼甚至一度被改名为红鼎茶楼,普通人很少有人知道茶楼真正的主人实际是孙剑。

5月4日,刘晓人自首后,不少投资人把茶楼当成了他们唯一可以弥补损失的救命稻草,将茶楼中的物什抢夺一空,后来孙剑费力解释才讨回一部分。

凭借着红韵坊茶楼和红鼎创投两块平台,刘晓人在杭州和德清之间巧妙地进行资金大挪移。杭州的人看见红韵坊茶楼,以为他是德清的大老板;德清的人看见红鼎创投,以为刘晓人在杭州混得非常好。

事后,红鼎创投原来的CEO项建标说,我曾经以为他很有钱,但最后才发现实际我比他有钱得多。

【经历】

七年间拆东墙补西墙

股东之间、投资人之间都互不联系,只有刘晓人一人居中操作,所以大家根本就没有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刘晓人以创投公司的名义对外推销形形色色、五花八门的项目。而实际上,据项建标所说,他在的时候,刘晓人的红鼎创投总共才投过三个项目,其中有蚂蚁网(投资额100万元)、爱尚网(投资额80万元)。

项建标离开红鼎之后,公司另一名股东叶明被刘晓人叫到杭州看管公司,但他对记者讲,在此期间他一直无事可做,上班就是看看书打发时间。

刘晓人的骗术其实也很简单,他的借口永远是他手中实际并不存在的项目。

刘晓人却对孙剑说,他准备搞一个7500万的创投基金,还称政府给2000万的启动引导资金,并给他看了一篇报道,上面写着杭州市某领导表示杭州市钱江产业投资基金的方案已经确定,基金目标规模达200亿元,首期募资50亿元,将主要用于投资拟上市的高科技规模企业,文章中还提到了红鼎创投的名字,让孙剑立马信以为真。

对另外一个投资人胡豪轩(化名),他则拿出一张盖着杭州工商部门公章的文书对他说,他现在在杭州下沙有一个房地产项目,有3000多万元的资金缺口,问他能不能帮忙借钱来周转一下。见到盖着公章的文书,胡豪轩毫不生疑,当即四下筹措给了他这笔钱。

过了一段时间,当人们向刘晓人讨要欠款时,他以项目处于培育期,资金回来哪有那么快?来搪塞。到了2008年,则又以金融危机为借口,说目前项目很危险,反而向投资人要更多的借款,称现在若借钱给他渡过这个难关,那么大家都过去了,否则大家都会受损失。结果不少的投资人在担心投资款的安全情况下,反而借出更多的钱,陷入泥潭更深处。

但奇怪的是,如果从茶楼算起,到今年五月差不多七年的时间,为何刘晓人的骗局始终未曾被人揭穿?

孙剑回忆说,刘晓人的心眼儿非常多,因为他知道这些债权人碰到一起,自己的骗局就会穿帮,所以他会想方设法把人们隔开,让彼此之间互相提防,让这些人都以他为中心。

采访其他的受害人,答案也几乎大同小异。事发之后,其他人对同是受害者的孙剑并没有同病相怜,反而揶揄他说,你们好日子都已经过了,我们连好日子都没有见过。

另一位红鼎创投的股东也表示,股东之间、投资人之间都互不联系,只有刘晓人一人居中操作,所以大家根本就没有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在6月17日红鼎创投4名股东一起碰头商量善后事宜的时候,一位股东也叹息道,今天要是老刘也在这里,我们公司才算真正开了一个完整的董事会。

在上柏县经营一家涂料企业的黄立明,被刘晓人自小就以大哥相称,东窗事发之后,他用一幅对联总结自己这位没走正路兄弟的事迹:拆东墙补西墙,墙墙不倒;借新债还旧债,债债不还。

【末路】

自首时已处破产状态

警方调查发现,刘晓人没有任何产业,所购房产业已经抵押,基本处于破产状态。2006年7月至今,刘晓人无法偿还集资款1.9757亿元

6月中旬,在刘晓人自首入狱之后的第42天,浙江德清警方打破多日的沉默,首度披露刘晓人通过设立庞氏骗局集资诈骗2.1亿元的细节。警方称,通过目前调查取证发现的受害人初步定为29名,受骗者最高金额为3000万元左右,这个骗局的涉案金额确定为2.1亿元,是当地目前最大规模的集资诈骗案件。

然而在德清城塔山附近的一幢商务楼里面,记者碰到了几名集资案受害者,其中一位指着自己和身边两名中年男士说,光我们三个加起来就有一个亿,而且我们三个还不算最高的,最高的是姚明康,刘晓人欠他5800万。

德清经侦大队的潘警官接受记者采访时则表示,此案案情非常复杂,刘自首当天交代说有一个多亿,因为他诈骗的主要是熟人或者是通过介绍的人,没有任何凭证,目前这2.1亿主要是通过他回忆和我们调查取证综合得来的。现在社会上说不止这个数目,甚至可能高达10个亿,我们也听说了,但是我们还是要以证据来说话,目前我们获得的证据显示只是这么多,我们还会继续深入调查。

一名和刘晓人关系密切的人士对记者表示,刘经常跟他说,他账面上经常有两个多亿的资金流动,如果需要帮忙,尽管开口。

但德清警方对记者说,他们调查发现,刘晓人没有任何产业,所购房产业已经抵押,基本处于破产状态。德清警方也发现,2006年7月至今,刘晓人无法偿还集资款1.9757亿元。这么庞大的资金怎么会在短短的时间内消失不见了呢?

刘晓人对警方解释说其资金去向主要用于支付利息(月息在四五分以上)和购买房产汽车等固定资产。

但记者从和刘晓人关系密切人士那里了解到的消息是,刘晓人目前已支付完本金和利息的主要是当地比较有势力的人物,而大部分债务人的利息都是以并入本金再重新利滚利的方式进行支付,刘自首后他们实际分文未得。

庞大的资金去向不明,很多人怀疑刘晓人在自首前已经完成资产转移。但和刘晓人关系密切的人士表示,刘晓人有些生活常识非常缺乏,比如上银行转账这样简单的事情他都搞不定,要完成资产转移,单凭刘晓人单枪匹马转移这么多资金绝对不可能。

【进展】

警方称将调查知情人

目前,债权人将主要的疑点集中在三个人身上:刘以前的助理韩馨梓(刘晓人所属茶易小铺负责人)、公司原CEO项建标还有经常帮助刘打理财务的侄儿梅从笑

一名债权人表示,在刘晓人上警车前一小时,韩馨梓将公司财物搬运一空。还有人看到刘晓人在杭州西湖会馆的红木家具摆在茶易小铺之中。

在上月红鼎创投公司安排遣散员工的时候,多名债权人和员工发现,公司的公章和多种法律文件在项建标的手上,而项此时已经离职一年多。

刘晓人的侄儿梅从笑一见到记者转身就走,并说:你认错人了,我不是梅从笑。当记者追赶过去,他才承认自己是梅从笑,并说自己确实收过一些钱,但他只是打工的。

刘晓人案件的主管警官称,警方未来主要精力会放在资金来源与去向调查上,并会对相关知情人进行调查。

BANGCAMP创业邦成长营,创业邦旗下孵化计划。第四期全新升级,60个名额正式开启招募!现在报名,将有机会获得资机构对接、创业导师面对面指导、2016创新中国春季峰会展示、创业邦媒体矩阵深度传播!创新原力,伴你前行!

即刻报名第四期!

劳保费

股份制公司

个体工商户注册